遗民°

从今天开始吹闪闪吧x

时间神殿

*闪咕哒♂注意

*脑子一抽的产物,BUG巨多,还请见谅

*假如咕哒在最终特异点没有回来

吉尔伽美什与他的杂种不过只有一趟短暂旅程的相处时间罢了。

但那个杂种居然向着自己表白了。

“我……我喜欢您……那么您呢……我亲爱的王……”男孩低着头,还能看见的通红的脸,畏畏缩缩的样子,在高傲的自己面前显得可笑极了。

他只是昂着头,以王高傲的姿态轻蔑地望着面前的男孩,“所以?”

“没有什么!”男孩似乎是被他触及了底线,突然间抬起头向他喊着,“没有什么!玛修!我们走!”

那刻意隐忍的模样让他竟有几分后悔。

人类最后的御主竟拿着人类的未来赌气了起来。他没有带上自己便和紫头发的小女孩灵子转移了。

吉尔伽美什通过迦勒底的手段看到那边的时空里还有个自己在男孩身边时,他不爽极了。如果不是为了确保那个杂种能活着回来让自己狠狠修理一顿,他早把这些设备砸了。

面对盖提亚时的一切都显得不安极了。

紫发女孩的牺牲,迦勒底的代理执行官献身换来最后的还击让吉尔伽美什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杂种胜利了。

时间的大殿轰然崩塌,一切都破碎起来了,摇摇欲坠的陆地让男孩的行动缓慢了起来。

但那监视着的王却还一副悠哉的样子,“哼,回不来还算什么本王的仆从?”

但他的想法还是错了,藤丸立香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是英雄王的仆从。

与玛修的失之交臂让男孩从崩溃的陆地上掉了下去。

“还是……不甘啊……如果……王在身边就好了……”

吉尔伽美什整个人发怵了起来。

他看着画面一点点消失,最后成雪花状,一旁大大小小的职员一言不发,紫色头发的女孩泣不成声,他身为王的高傲此刻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他的高傲使他忽略了自己对男孩的爱。

他的杂种消失了,像雪花在之间落下的轻轻一吻,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

吉尔伽美什不想离开,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所有的英灵都没有回到英灵殿里。

那浑浑噩噩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他始终坚信着自己的杂种只是躲在了时间的某个角落等着自己。

那天迦勒底外的暴风雪停了。

阳光透过玻璃射入迦勒底内,吉尔伽美什突然间有种想要去看看外面的冲动,他在走廊里走着,寻找着离开迦勒底的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住了。

身穿着白色迦勒底礼装的男孩躺在地上,跟自己朝朝暮暮都在思念的杂种没什么两样,除了面前的男孩没有伤疤,来自旅途的伤疤。

他俯下身轻抚着男孩的脸,接着是声呻吟,蔚蓝的眼睛与他对视。

“唔……我记得我做了什么测试……就来到了这里……”男孩揉了揉脑袋,“那么您呢,奇装异服的先生?”

吉尔伽美什在男孩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将他抱了起来,

“本王也是。”

“丰功伟绩”

*闪闪x咕哒♂注意(虽然性别不重要x)
*ooc注意

藤丸立香听到过不少关于英雄王的事迹。
但他总觉得那都是些“空谈阔论”,在他耳里是些毫无信服力的流言。
他不知道为什么,很想从当事人的口中听到那些所谓的丰功伟绩。
他犹豫了很久,终于在那日向那高傲的英雄王开口,
“王……”
那双红色的眼睛从手中的泥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您,您曾做过哪些伟大的事情?”
他说出口便后悔了,这问题听着白痴极了。
王没有回答,目光在他的身上游走。
他感到非常不自在,那种眼神像是饿狼盯着它的猎物一样,以至于他浑身战栗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他绷不住了。
他打着退堂鼓准备鞠躬道歉连滚带爬的离开这里,王的身影却近了几分。
藤丸立香分明感受到一阵冰凉,王的模样近了又远了,从清晰到模糊又到清晰。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那个让他满脸通红心跳爆炸的意思——王亲吻了他的眼眸。
那双猩红的眼中含着笑意,“本王曾啜饮过星辰。”

[你那如星辰般的蔚蓝的眼眸。]

《篝火旁的时刻》

*夹哥x逃生者
因为纯粹是个脑洞的缘故,没有什么明显的cp向,这里为了方便就用“他”来代替,各位可以用自己喜欢的逃生者来替换……
*私设恶灵剥夺了杀手们的语言能力
*小学生文笔注意
*这里刚入坑小萌新阿民

不久前同伴们一个接一个的进入了迷雾,现在篝火旁只剩下他一个人,四周没了严肃的探讨或闲时的玩笑,只有柴火噼噼啪啪的作响声。
他感到阵阵困意,想要等待同伴的归来,却像捣蒜一般点着头,甚至一个趔趄险些钻到篝火里去。
“该死的。”他低声咒骂,“我应该向昆汀学学怎么样才能不睡着。”

他用手支撑着脑袋,企图以这个稍微安全的姿势释放自己的困意,却突然被一双巨大的手抱起,再落下时便稳稳当当的坐在了柔软的物体上。
或许用物体来形容有些过分,他知道那是谁,他的小男朋友,埃文。
埃文用双臂环住了他的腰,让他顺势躺在自己的身上,或许是因为埃文的下巴轻轻蹭着他的脑袋,他感到浑身有些燥热,又或许是因为埃文带着面具,埃文有些沉重的呼吸声被他听的一清二楚。
“该死!”他在心中惊呼,要不是因为这里是篝火旁,不是他家的席梦思床,他指不定主动做出些什么事来。
温暖的感觉从背部传向全身,闲适让他再一次困意满满,他迷迷糊糊的感觉这里就像天堂般,不再是个充满杀戮和未知的地方。

“埃文。”他突然开口道,“如果我们从未来过这里就好了。”
他感觉环住自己腰的双臂缩紧了几分。
“放轻松。我是说,如果我们没来到这里,或许我们会在咖啡店里品着咖啡闲聊,或是在安静的公园里打发时间。”
他明白自己得不到那人语言的回应,这是恶灵所剥削的权利,但他仿佛与埃文早已彼此相通,又或许是他在自说自话,他还是继续说着。
“但那样我们可能就不会见面了。”
接着他又跳了话题,在安静的夜里一调不搭一调的讲些什么。
但最后,他顿了顿,似乎是刻意卖个关子,
“我爱你,埃文。”

轻轻磨蹭他头顶的那人动作停了下来,片刻后才用冰凉的面具轻轻碰了下怀中熟睡的人的脸颊,似乎是在亲吻。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

*ooc注意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梗
*杰佣向
*应该是糖吧…
*(文笔渣)小声逼逼

A accident 事故
尽管一场事故让奈布成为了植物人,但杰克依旧不离不弃。

B beat 打败
生活打败了杰克,沉重的债务让他一次又一次难以喘息。

C cry 哭泣
杰克时常以泪洗面,但都是在远离奈布的地方。

D doctor 医生
医生叫来杰克,
“病人如果三个月后还没有意识,那么他将再也醒不来了。”

E easy 简单的,容易的
“亲爱的,我是说,”杰克紧紧攥住病榻上那人的手,“我怎么能允许你那么容易的当上睡美人呢?”

F fool 愚蠢的
“那些朋友说我是个愚蠢的家伙。”杰克抚摸着那双有些冰凉的手,“但是呢,你猜怎么着?”
他从兜里掏出一踏褶皱的红色钞票,“你看,我还是很可靠的。”

G gift 礼物
“亲爱的。”杰克喃喃着牵起那人的手,“你又老了一岁。不过这也说明,你我已经彼此相爱又多了一年。”
“所以吧。”杰克不知从哪里变出易拉环制成的戒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小小的礼物,希望你还能喜欢。”

H hope 希望
当杰克为那人带上戒指的时候,他明显看到那人的手指动了动,这是前所未有的新的进展。
也是长久以来杰克第一次感觉到生活充满希望。

I idea 主意
杰克哼着小曲,脸上带着难以抑制的笑容,“我有个好主意,亲爱的。等你醒来那天,我们就去环球旅行,如何?”

J joke 玩笑
从过了那天后的两个月,奈布依旧是毫无生机的样子。
反而愈发冰凉,愈发安静。
不知怎的,杰克突然觉得那天奈布的动作是跟他开了个玩笑。
他气愤极了。

K kid 孩子
“你给我醒过来听见了吗!”杰克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你不再是需要他人照顾的孩子了!”
四周突然静了,只有微弱的抽噎声。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杰克红着眼握住那人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

L loser 失败者
“你说我们之间的恋爱如斗争一般,充满着尖锐的矛盾。”杰克抱膝望着窗外,他靠着雪白的墙,“但现在看起来,我像个失败者。”

M moon 月亮
“快看窗外。”杰克将那人的脑袋轻轻歪了歪,“月亮已经圆了呢。”
“你知道月亮的光是借来的。这是我曾经给你讲过的,但你不知道一点,我这样的杀人变态,是靠着你灼热的光芒才得以存在。”
“所以亲爱的,醒来抱抱我,可以吗?”

N name 名字
“快快快!”杰克的脸又憔悴几分,却掩盖不住他的喜悦,“我定做了戒指,这回是真的!”
他将捂的温热的戒指放在那人闭着的眼前,“看到了吗?上面还有你我二人的名字呢。”

O own 拥有
“那个……”杰克犹豫着开口,“你要和我睡大街了,因为……”
他顿了顿,“不过还好,我还有拥有着你的身体和你的心。”

P path 小路
“我做了个梦。”杰克刮干净了胡子,用他的脸轻轻蹭着那人的脸颊,“你我牵手走在开满鲜花的小路,你还说你要给我生个小宝宝呢。”
他哈哈大笑起来,“是我无耻了,后面那句话去掉。”

Q quite 安静的
杰克紧张的难以呼吸,这最后一周的期限让他煎熬万分。
那人安静的睡颜还是毫无起色。

R reply 回应
“亲爱的,醒醒,醒醒,你的王子已经来了。”杰克的嘴唇贴上那人的嘴唇,轻轻一吻。
却毫无回应。

S strong 强壮的
距离最终判决还有一天,往日平静的杰克却坐不住了。
这日他就是稍稍激动一下,也能哭泣许久。
“奈布……为什么……不醒来……是我不够强壮吗……”他平常纤细的胳膊早已瘦的像是只剩骨头。
“我改,只要你醒过来,我就立马跑去健身……”
但那毫无作用。

T try 尝试
最终,女巫的诅咒还是没有打破。
奈布还是安安静静的模样,看上去惹人怜爱。

“求您,求您再试试,再尝试一下……说不定,说不定他就醒了……”病房外的杰克哀求着。
“那就再观察一周吧。”

U useless 徒劳的,无用的
“亲爱的,醒过来好吗?”杰克同奈布躺在一起,他在那人耳边轻语。
可依旧毫无回应,如冰凉的铁块一般。
杰克其实很早就怀疑了。
“这其实是徒劳的吧?那还不如放弃算了。”

V victory 胜利
像是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中的杰克没了乖张的样子,像只可爱的犬科生物。
奈布睁开蓝色的眼。
那双血红的眼只是呆呆望着他,望得出神。
“想什么呢?”他好笑的伸手捏了捏那人的脸。
“你……?”杰克猛地一下惊起,却支支吾吾说不出只字。
但杰克明白一件事:
漫长的战争中,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W wake 醒来
“砰——”房外的巨响让杰克睁开了眼。
还是熟悉的天花板,白色的一片让人几乎窒息。
怀中的那人依旧安稳的睡着,好像从未醒来过的样子。
墙上挂着的钟表滴滴答答的走到十二,夜幕早已笼罩在四周。
杰克明白一件事情,他睡着了。

X xanadu 世外桃源
“亲爱的,你怎么还不醒来?”杰克唤着那无动于衷的人,“假如你去了世外桃源,那到也不错。”
“但你真的忍心抛下我吗?”他抓着那人的手又紧了几分,“……罢了,你活的安稳就好。”

Y you 你
杰克是被轻轻的动感弄醒的。
他一向都是浅眠,更何况他现在是抱着明天就会完蛋的心态睡着,显然睡的并不安稳。
怀中的人突然间动了起来。
他握着的手用微弱的力回复着他。
他感到惊喜,“你醒了吗?”
那人的手又用了下力。
“天哪!”他跳着下了床,像泼妇似的大叫着去找医生。
“医生你看好了。”杰克像个找到秘宝的孩子一样向着医生炫耀,“你知道杰克是谁吗,奈布?”
病床上的人慢慢伸出手指,指向了他。

你。

Z zero 零
“奈布奈布。”那人又不要脸的凑了上来。
说起来也挺奇怪,那个一向冷淡的男人突然间改了属性,像只粘人的小奶狗一样。
“嗯。”奈布回应着,翻了个身欲要睡去。
“你明天就出院了……但是我……我把房子卖了……”杰克的声音愈发变小。
“……没事的。”奈布知道那家伙为了自己苦了许久。
“还负债累累……”
“……”奈布伸手抚向趴在怀里的人的脑袋,“罢了罢了,从零开始吧。”

《一日情人》

*杰佣向注意
*我,ooc仙子
*糖还是刀子吃了才知道/乖巧

(一)
有些耀眼的光芒使得眼睛难以睁开,缓了良久后才适应。
在梦中发生了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只觉着置身于柔软的摇篮一般,四肢到末都舒展开来,舒服极了。
着实是个甜美的梦呢。
杰克这样想着,轻轻的翻了个身子。
忧郁的蓝色眼睛只是静静望着他。

(二)
“你是谁!”杰克猛地坐起,陌生的人在自己的床上,这确实是个不小的惊吓。
“您好。”那人轻轻开口,“我是您的一日情人,奈布,今日我将伴您左右。”
一日情人?
是自己从未听过的东西。
杰克挠头,“好吧。”
他竟鬼使神差的相信了那人。

(三)
“您的早餐也已准备好了。”那人依旧笑着。
的确是个体贴的情人呢。
从自己洗漱开始,就一直在为自己提供一切东西,有意外适合自己的牙膏,软硬适宜的牙刷,等等等等。
一切仿佛熟练的就像相处很久似的。
“您的咖啡也泡好了。”奈布递上银制杯具,浓厚的香气扑鼻,小抿一口,微苦的口感使自己清醒过来。
早餐喝咖啡也意外的合适呢。

(四)
与那人相处的时间很美好。
那人称作是完美的佣人也不足为奇,甜点,薰衣草洗衣粉,以及将瓶中鲜艳的玫瑰花换成别的颜色,那些事情都是熟练极了。
一切的东西都是极度适合自己的,仿佛都是些刻意安排的事物。
杰克感到奇怪极了。
“我们……你是不是……了解过我?”他犹豫着开口。
正在擦拭桌子的那人愣了愣,接着是猛地回头,那噙满泪水的眼睛还是那般忧郁的望着他,嘴上还露着抑制不住的笑容,“你……想起……”
“不不不,我就是随口一问。”他摇着头,被那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对不起……”那人没在说些什么,俯下身继续擦拭。
气氛尴尬极了。

(五)
“接下来去买些衣服吧,先生。”那人歪头,“毕竟我们还要约会呐?”
他点点头,让那人干了半天家务确实不好,一日情人倒硬生生被自己搞成一日佣人了。
“怎么还是这样。”那人踮起脚尖,为他打着领带,“不是说了要这样子的吗?”
毛绒绒的黑色头发摸起来柔软极了。
杰克低头,不由自主的将手放在那人的头顶,摩挲起来。
系领带的手停住了。
意识到不对的杰克透过镜子发现二人正处于极度暧昧的姿势后,干咳着收回了手。
那人红到了耳根。

(六)
跟那人挑来挑去逛了几个小时,腿要废了才挑出件西装,跟自己身着的除了颜色几乎没两样,那人还坚持着说这件好。
杰克扶额,可那人又补充到,“就像连帽衫,怎么都不嫌多。”
那人得意洋洋的笑着,仿佛是说出什么至理名言一样。
“请您刷卡支付吧。”店员说着,指了指POS机。
“好的。”杰克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兜,一张有些冰凉的银行卡掏了出来。
“把卡给我,然后输一下密码吧。”
“好……”杰克愣住了。密码?什么密码?是多少?他翻到卡背,持卡人姓名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杰克二字,但就是想不起来密码是多少。
“14 5 2”奈布说道。
意外的成功了。
“你怎么知道的?”杰克有些惊讶。
“猜的,毕竟前段时间流行用数字代替相应顺序字母。我相信你肯定也这样做了。”那人快活的吹起口哨。

等等……?
杰克感到不妙。

(七)
当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时,杰克早已躺在床上拥着那人。
但心里却是烦躁极了。
那人仿佛是看出了他的内心,“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有个被女巫诅咒的王子,他的记忆一天一天都在衰退。他甚至在第二天醒来时就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而爱着他的公主却来到他的身边,她相信自己的爱能够解除那样的诅咒,尽管白色大褂的家伙们说这是不可能的。
等到有一天,王子突然想起了所有的事情。他看着那个陪伴自己很久的公主,幸福的笑了。
他要娶了那个公主,让那个公主成为世界上更幸福的人。”

“这是……”杰克困惑。
“一个童话而已。”那人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喃喃低语,“就会有一天的……”
温暖的感觉让他就要沉沉睡去。
朦胧中那人就要起身离开,自己不知是怎的,竟慌了手脚,伸手就狠狠的抓住了那人的帽子,“别走。”
“今天就要结束了。”
“求你了。”他几乎是哀求着。
“哈,我就说连帽衫怎么都不嫌多吧。”那人抱住了他。

(八)
如同做了温暖的梦一般。
好像有人在陪伴着他度过美好的时光。
只觉着置身于柔软的摇篮一般,四肢到末都舒展开来,舒服极了。
杰克睁开惺忪的睡眼,与他相对的,是双有些忧郁的蓝色眼睛。

“你是?”杰克被吓到了。
“您好。”那人轻笑着开口,“我是您的一日情人,奈布,今日我将伴您左右。”

《错觉》(鹿幸)

*鹿幸来一口
*我,ooc仙子
*私设鹿头有失忆症状
*是糖还是刀子看了就知道_(:з」∠)_

(一)
“呼……哈……”幸运儿还在大口喘息。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活下来的,只听见阵阵哀嚎,直到四周是一片寂静,唯有乌鸦的丧鸣声。没有一技之长的自己成为了这场游戏中求生者的赢家。
可数日的未眠使他早已困倦不堪,上眼皮与下眼皮在互相吸引着以求拥抱,身体承受的负荷早已超过太多,他的双腿几乎没有知觉了。
密码机已经破译超过两台,但地窖的门依旧是紧闭的,怎么拉也难以拉开。
“是种趣味罢了。”庄园主这样说道。

(二)
鹿头紧紧攥着自己的钩子,他已经没有什么记忆力了,只是隐隐约约有种要给什么东西报仇的欲望。那种欲望时常困扰着他,以至于他快要疯掉。
他记不得自己是怎么来到庄园的,但在庄园里一次又一次的杀戮似乎给他带来了快感。那压抑在心头良久的欲望似乎得到了释放。
他还记得那天那个求生者……

是谁来着?

(三)
恐惧使得幸运儿难以专心破译,他不时回头张望几分,戴上歪扭着的眼镜却也因弥漫的武器实在是什么都看不清。
困意轻抚着幸运儿,缭绕在他的心头。
一个晃神,便是乱流在指间炸开,幸运儿吃痛的收回手。欲要继续破译,却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心脏的跳动速度已略微超过了平常。
不好。
幸运儿在心中惊呼着,刚迈开步子想要离开,却没有注意到脚下滚圆的石头,随后便是一个不稳趴在了地上。
感觉到的是比平常更加强烈的睡意,或是说晕眩。
幸运儿没了意识。

(四)
“砰——”
爆炸声对于鹿头来说刺耳极了,尽管那是个提示。
他加快步伐,来到声源处却发现一个倒在地上的身影。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不是什么狰狞的模样,也不是什么过于活泼的样子,安安静静的仿佛忘记了恐惧。
像极了……像极了什么?
鹿头心中的欲望似乎被渐渐平息,他不知怎么的,竟将那人拖进了怀里。
过于粗糙的手轻轻抚摸着那人的脸,引来那人一阵皱眉。
鹿头心中泛起一丝暖意。
“黑鼻子……”他突然想到,想到很久以前一个男人身旁有只安静的动物,彼此依偎着看着余晖散尽。
但“黑鼻子”到底是什么,他根本想不清楚。

(五)
幸运儿做了个奇怪的梦,自己躺在望不到边际的绒毛毯上,或伸着懒腰,或是打滚。
那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他换了个身子,却被硬邦邦的触感给硌到,手似乎碰到什么东西,那使他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
一颗鹿的头颅映入眼帘。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还在游戏里,而那个鹿头,便是监管者。
他不敢动了。

(六)
鹿头望着着那个醒来的人,瑟缩的身子透露出那人的害怕。
鹿头不知怎么,竟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
那人呜呼着闭上了眼,泪水还在止不住溢出。
他那只伸出的手停在空中。

“求你放了它……”男人跪在地上,哀求着。
可怜的动物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猛地一下,血爆炸似的飞涌出来。
“不……求你……不……”男人颤抖着伸出了手。

(七)
鹿头感到奇怪。
心中的冲动使他紧紧抱住了那人,他好像害怕再去失去眼前的人。
这使他做了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行为。
他单手抱起那人,在那人惊异的眼神中狠狠地用钩子砸在了大门上。
“砰——砰——”大门被砸的变了形,鹿头伸出空闲的手费力的扒开了门。

(八)
幸运儿被监管者的行为吓到了。
他根本不知道那人究竟是怎么了,只是看着那人发了疯似的捶打着大门,硬生生扯出一个足以让他离开的缝隙来。
他很清楚的感到脚踏在实地上,他被那人放了下来。
“离……开……”他听见那人以含糊不清的声音费力的挤出字来,还轻轻推了他几下。
幸运儿一愣,是从未体验过的温馨。
自己从来就是没有别人关心,没人帮助的家伙。
“谢谢您……先生……”幸运儿试图抱住那人,却因为手短,怎么也没法完全环住那人。

幸运儿朝着通往前方的路跑去了。

(九)
“这次的游戏有人违反了规则,受到了应当的惩罚,为了确保公平公正,我们再来一次游戏。”庄园主这样说。

(十)
鹿头捂着脑袋,如裂开般的疼痛让他异常难忍。
他看到那个带着眼镜的金发男孩朝自己走来,并关切的说些什么。
好像在哪里见他过似的,但自己怎么都想不起来。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前所未有的烦躁极了,他高高举起了他的钩子。

(十一)
“您的眼睛怎么红……”话还未说完,便没了下文。

《论永生相随造成的误会》

*我,ooc仙子
*是个小脑洞有杰佣成分

奈布喜欢那个刚刚得到的小家伙。
白青渐变的羽毛是蓬松柔软的,摸起来舒服极了。有时会绕着他飞来飞去,有时窝在他的脑袋上打盹。
这让一个孤独已久的佣兵有了小小的温暖。

奈布对逗小鸟乐此不疲,吃饭时要逗逗,走路时要逗逗,甚至游戏中都要逗逗。
毕竟那随着自己手指飞来飞去的小家伙,有时还因为追不上而恼火飞去一边的样子可爱极了。

想到这里奈布手又痒痒了。
悄悄打开笼子将小家伙捧在手里放到床上,用被子边盖住有些圆润的身子,那安安静静的模样也很可爱。
奈布伸手摸了摸小家伙,却被熟睡中小家伙身体不由自主乱动的模样逗的咯咯直笑。

本想今夜就试着脱单的杰克抱着捧玫瑰花来找奈布,听见奈布房里传来笑声后警觉的透过窗户望向奈布房间,便看见奈布裹着被子身体抖动的样子,不由得惊呼:“你在做什么!”

奈布头也不抬的答到:“没看见吗?我在被子里玩鸟呢!”
杰克老脸一红。

《喝……喝断片了?》(杰佣向)

*一次聚会后的小故事,背景是现代,请注意。
*断片后收获老婆的杰克x脑子一抽把自己搭进去的奈布
*ooc在此
*私设杰克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哎嘿嘿嘿

那天晚上庄园聚会,杰克喝多了。
奈布不知费了多大劲儿,才把那个死命儿耍酒疯的高大汉送回了家。
一路上是又唱又跳,甚至抱着路灯杆跳起钢管舞了。
奈布觉得丢人,可又无可奈何,谁叫自己倒霉呢。

杰克的家不是很大,却满是些毛绒绒的东西,不远处正在夜游的猫咪警惕的弓起身子。

想把那人放在床上便离开,当个行不留名的活雷锋,却被那人死死揪住。
“不……不能走……”
也罢,反正过了午夜,再回自己家都不知道几点了,两个大男人躺在一起也没有啥。
奈布这样想着,给那人盖上被子,自己也钻了进去。
意外的,那人变得安静了。
良久后,只听见彼此起伏的呼吸声。

第二天一早便是一阵尖叫,奈布被吵醒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杰克像是受了惊,捂着自己的胸部问道。
奈布揉着眼睛,突然想整整杰克。
“你昨天喝断片了。”奈布硬生生挤出几滴眼泪,“你睡了我,很疼的……”
“哎???”杰克愣了愣,随即恢复过来,“太好了!”
这次换奈布愣住了。

“就让我对你负责吧!”杰克笑着抱住奈布,“老婆!”

《恋与金闪闪》

*金闪闪x你,注意避雷
*一时间的小脑洞请各位大佬们不要打我
*文笔可以说是非常渣了,甚至很ooc

“嗯……唔……”你不由自主想去翻身,却被一双环绕在你腰上的手搞得动弹不得。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醒目的是一头金黄的头发。
不像往日那样是竖起来的,头发随着轮廓肆意披散下来,合着安静的睡颜,竟显得有几分乖巧。
你愣了神。
英雄王怎会在自己的床上?这一定是梦吧?对,一定是幻觉吧?

“怎么?”慵懒的声音传入了你的耳内,打断了你的胡思乱想。
英雄王生气可不是常人能承受的。
你想找个方式溜之大吉,可猛地一挣扎,眼睛恰好与那双红色的眸子相对。明亮的眼里仿佛有着你的样子。

那人挑眉,手收的更紧了,“本王可不会吃人。”
你红着脸低下头,却看见那被遮起半部的胸膛,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单单只是这样,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冲击。你见过那人半裸的模样,如今那副躯体离你不到一拳之遥。
这也太犯规了吧!
你在内心惊呼。

“噗……”那人注意到你的小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被他彻底的揽入怀中。
两人的躯体贴在一起,你分明可以感到彼此之间的温度和两颗心脏的跳动。

他凑在你的耳旁,用着比原来多了柔和的语气,轻轻说道,
“这可是特别优待,给本王好好珍惜吧,杂种。”

《挽留》(杰佣向)

*有R18描写注意(应该算吧)
*ooc注意
*杰克略病娇向
*杰佣来一发!
*小甜饼还是刀片看了就知道hhh

(一)
奈布和杰克一起的热情早已消失了。
不知是什么还在支撑着他们。
曾经相拥而眠的恋人如今相背而眠;曾经相互道出的甜言蜜语现在所剩无几。
一日又一日的争吵使二人筋疲力尽。
快乐与幸福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被冰冷与陌生替代。

(二)
奈布不止一次的提出了分手,却被杰克毫不留情的拒绝了,那人带着哀求。

(三)
不理解与厌烦使得奈布无处宣泄,那人以极强的占有欲使得他压抑万分。
奈布那日学会了从自残中获得释放。
自此他的胳膊上缠满绷带。

(四)
那日的争吵中两人扭打在一起。
从来只是被动方的杰克着实怒了,伸手要去抓住眼前人的胳膊,却将他胳膊上的绷带扯下。
惊心触目的伤疤整齐划一,大小甚至都几乎一致,旧的已经结痂,新的血块还凝固在上面未来得及清理。
“为什么这么做!”杰克抓着那人的肩膀吼了出来。
“我们之间该结束了!”

(五)
杰克这次没有了拒绝和哀求,只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奈布苦笑,从那人身边走过,轻轻推开了门将要离去。
可头部传来的猛烈痛感使他眼睛发黑,如坠入无底的深渊一般。
奈布没了之后记忆。

(六)
当奈布再次醒来时,身上的衣裳早已被扒的不剩一丝。
自己躺在金色玫瑰雕纹的笼子里,双脚被绑上厚重的枷锁,试图移动便发出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
"你为什么要说谎呢?"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人突然开口。
"你明明知道的,我最讨厌的就是谎言。"
杰克笑容逐渐扭曲,把铁链一圈又一圈捆上奈布的手臂。
"我们之间结束……嘶……"杰克猛地一用力,奈布感觉自己的手腕断掉了一般,吃痛的呻吟出来。
"嘘——"那人食指抵在自己的唇前,"我知道的呢。你就是喜欢说谎。"
杰克没了笑容,轻轻退后几步,把笼子“吱呀”一声用力关上,便离开了。

(七)
那人一次又一次的对着自己说着恶心的情话。
不同于热恋时的“我爱你”,现如今得到的是“我想把你吃干抹净”。

(八)
“为什么你对我的爱还没有回应呢?”杰克俯下身望着奈布。
奈布依旧无言。
整日的情话对他来说已经麻木。
“是我爱的不够猛烈吗?”那人自言自语,离开了。

(九)
被强制用冷水叫醒的滋味并不好受。
奈布颤抖着清醒过来,他极需要温暖。
可他猛然发觉自己的身前对着的是十余架机器。
奈布明白那是什么。
“我要把我对你的爱告诉别人。我要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啊。”那人在他的身上游走。
“别……你疯……”被异物入侵口腔使得奈布无法说出话来,那怪物在口中与自己的舌紧紧交缠着。
下身已有崛起的反应。
“还说我们之间没有爱了?你看看。”杰克坏笑着握上自己的那物。
再多的反抗也已无用。
奈布意识到刚刚的吻中带有着催情的药。
身上是火热的,内里也是。
奈布渴望得到更多,得到满足。
理智被欲望逐渐消灭,那人的手略过自己身上的每个感点。
“求你……进来……”奈布哀求着。

(十)
“我把我们爱的证明告诉了别人。”杰克笑道,“他们还祝福我们呢。”
[不承认的话就会开肠破肚哦。]

(十一)
那人的惩罚还在变本加厉。
奈布却开始被恶梦缠绕,无法得到充足的休息使他逐渐崩溃。
过了许久,奈布的精神垮了。

(十二)
“奈布,他们今天说我们的爱就像烈火一样。”杰克笑着。
奈布知道那是怎样一番场面。
被灌了药的自己像狗一样乞求着主人给予食粮。

(十三)
奈布开始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十四)
“忽然有一天。
奈布不再是奈布了。
他化为引路的夜莺,消失在迷梦中。”
杰克如此的喃喃道。